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逆天邪神 > 第1782章 噩梦神光

第1782章 噩梦神光

千叶影儿的话并没有让南溟神帝愤怒,他抬起头颅,似平淡,似惋惜的道:“影儿,你是这世间美的极致,曾经本王为了得到你,可以不惜一切的代价和手段,哪怕被你连番利用,自践尊严,都是那般的甘之如饴。”

他缓缓抬手,掌心朝向千叶影儿所在的方向,声音逐渐变得绵长:“再美丽的东西,若是唾手可得,也会索然无味。而你是那么的完美,又让本王穷尽手段都难以触及,所以,这个世上,也只有你配让本王癫狂。”

“而亲手毁掉这完美之物,又何尝……不是另外一种极致的凄美呢。”

他缓声念叨着,只是他不自觉收紧的指节,似乎彰显着他内心并没有他所表现的那般平淡与“享受”。

“呵。”千叶影儿低笑一声,不屑回应。

“云澈,”南溟神帝指尖垂下,此刻的他在云澈面前,呈现的是绝对强势与傲然的审判姿态:“溟神大炮一旦启动,世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停止,你还有最后一句遗言的机会。当然,你也可以趁现在痛快的咆哮,因为在‘弑神’之力下,你或许连惨叫的机会都不会有。”

这番话落下,神坛之外气氛陡变,两大溟王,众溟神全部气息外放,护于身前,南域三神帝也不敢有任何轻视,同时擎起力量屏障。

没有人真正见识过溟神大炮的威力,但其记载中的“弑神”之名,足以让当世任何生灵思之胆寒。

遥远的下方,南溟王城之人都已在大量溟卫的指引下全力遁散,虽然相距遥远,且有着溟皇结界相隔,但谁也无法预料溟神大炮的余威会可怕到何种程度。

看着下方的南溟王城,北狱溟王和东狱溟王俱是一声暗叹,溟神大炮一旦启动,这傲世数十万年的南域圣地必遭难以预估的毁灭之难……但若能就此抹去眼前这可怕的威胁,这个代价虽然惨痛,却也值得吧。

云澈手臂缓慢抬起,劫天诛魔剑闪现,在溟神大炮的神威下依旧释放着无暇的朱红剑芒。

“主……人……”阎一咬牙出声,他无比剧烈的想要挡在云澈身前,但他的意志无法违抗云澈的命令,只能缩于后方。而那无法控制的战栗,清楚的告诉着他这近在咫尺的溟神大炮恐怖到何种地步。

剑身横于身前,云澈低眉轻语:“南溟一脉,将断绝于今日,被无尽的黑暗永恒吞噬,不入轮回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云澈之言,让南溟神帝放声大笑,讥讽道:“本王道你这祸世狂犬临死前会喊出何等异于常世的言语,原本也如那无数凡世贱生一般,只会嚎叫几句卑怜可笑的狠话。看来,本王终究还是高看了你。”

“呵,罢了。”南溟神帝双瞳放大,映入着更多的金芒,高抬的手掌缓缓收拢:“云澈,在我南溟的远古神威之下,化作肮脏的尘埃吧!”

砰!

一道并不耀目的金芒在他掌心崩裂,并不强烈的响动,却是在一瞬间直贯所有人心魂的最深处。

轰隆——

神坛中心,那万千玄阵一片接一片的轰然崩碎,南溟的空间以神坛为中心疯狂激荡起来,一瞬蔓延的空间涟漪,猛烈的如同飓风之下的沧海怒涛。

南溟激震,天地变色,空间的剧震之下,是无数南溟强者那源自灵魂的惊恐嚎叫。

现世的溟神大炮已让整片庞大星域都为之战栗,此刻终于启动,仅仅是第一个瞬间的神威,便几乎摧灭了南溟无数生灵的意志,在他们的心魂之中灌入无尽的卑微与恐惧。

南溟神界之外,空间震荡的辐射依旧在疯狂蔓延,无数的星辰偏离了遵循万年的飞行轨迹,一些脆弱的星辰直接崩溃,而那些临近的星界无不是山崩海啸,万灵惊嚎。

“护好少主!”北狱溟王一声大吼,一个巨大的屏障擎在身前,不敢有丝毫放松,他的眼睛则直视着神坛之上那正在启动,正在苏醒的远古“凶兽”,目光不敢有一瞬间的偏离——所有人都是如此。

因为,这打破界限,来自远古的力量,他们穷极一生,也再不可能目睹第二次。

“溟神大炮……竟恐怖至此!”轩辕帝失魂瞠目,低喃出声,随之他忽有所觉,猛的抬头看向了上方。

咔嚓!!

原本明亮的天空忽然沉下,霎时阴云蔽日,惊雷震天,似愤怒之下的咆哮,又似惊惧之下的战栗。

南溟神帝抬头仰天,肆声大笑:“看到了么,这就我南溟的远古之力,是让天道都恐惧的力量,这世间谁人能及,谁配相及,哈哈哈哈!”

“父王说的不错!”南千秋身体在发抖,血液在沸腾,心中唯有无尽的激动和兴奋:“溟神大炮终是问世,这般神威之下,这世间还有谁敢犯我南溟!”

轰轰轰轰——

随着玄阵的层层崩碎,溟神大炮的神威依旧在以可怕的幅度增幅着,苍穹上的阴云翻腾的愈发剧烈,轰雷震天,却始终未有一道雷光降下……因为溟神大炮的神威,已超出了它可以制裁的领域。

砰!

最后一层玄阵碎灭,整个神坛都已被吞没于金芒之下。

“死吧。”南溟神帝一声轻喃,五指猛的一抓。

那一刹那,空间忽然停止了震荡,雷云停止了翻滚,所有的声音消逝无踪,世间万物仿佛在这一刻完全静止。

唯有神坛中心,一道吞噬周围一切色彩的金芒飞射而出,如一头穿梭时空,来自于远古的灾厄魔神,扑向了云澈和千叶影儿。

这个世上,总是隐藏着很多的惊喜。

就如眼前的溟神大炮。

云澈本以为在没有了劫天魔帝和茉莉之后,超越当世界限的力量只有可能出现在自己的身上,看来,他先前有些小看了这个世界,小看了雄霸南神域数十万年的南溟神界。

在溟神大炮现世的第一个刹那,云澈便知道,溟神大炮对得起千叶雾古对它的描述,因为,那是完全不弱于他当初在焚月神界强开“神烬”时所爆发的力量。

只是,这超越当世界限的力量……又超越得了邪神力量的位面么。

溟神大炮启动,在所有人释放到最大的瞳孔中释放出似乎足以灭世的神芒,而被神芒所覆的云澈,脸上却是一片可怕的平静,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,毕竟,这个世上最不让他害怕的,便是死亡。

“究竟是世人太过愚蠢,还是如今的我太过疯狂。”

一声低喃,手中的劫天诛魔剑轻描淡写的挥出,点向了前方的溟神神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