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云疆古煞之巫葬 > 310 肥猪抱黑熊

310 肥猪抱黑熊

没了马匹,行进的速度自然缓慢不少,再加上曹满腿脚不便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像鸭子,看得段虎直摇头。

老龙山范围很广,从入山时的龙头山直到龙尾山,方圆百十里内山体相连,蜿蜒绵长。

当初独眼雕带着一众土匪在这建寨做巢,就是看中了此处地势陡峭,山岭纵横,依靠险峻的天然屏障,进可攻退可守,再加上关隘的险要,绝对是一处易守难攻的绝佳之所,即便山寨被攻破,也可以利用后山复杂的地形顺利逃走。

段虎抬头看看前方的山路,长坡缓升,弯弯曲曲的一直延伸进入高山,就照现在的行进速度,恐怕到了深夜都赶不到目的地。

“虎爷,聚义分赃厅还有多远,还要多久才能赶到?”曹满擦了擦脑门上的热汗问道。

“距离不算远,打顶也就不足三里的路程,只是山路崎岖,就现在的速度......”段虎犯愁的看了看曹满。

“虎爷,不如你先走,我后面跟上来如何?”曹满看出了段虎为难之处,通情达理的说道。

段虎沉吟片刻后忽然伏低了身子,对着曹满说道:“要走一起走,一前一后算咋回事?来,我背你。”

“这样不好吧,你的身子也没有复原,背着我不是平白浪费体力吗?”曹满嘴上说着推脱的话,实则心里早乐开了花。

瞅瞅,小耗也有被虎爷背的时候,这事要是宣扬出去,不羡慕死大伙才怪!

“别啰嗦,赶紧上来。”

段虎催促一声,曹满不再矫情,双手勾住对方的肩膀,小腿蹬两下,像老猴爬树般趴在了段虎的后背上。

“嚯!虎爷,你的肌肉真够发达的,厚实坚硬,就像块磐石。”感受到宽厚坚韧的后背,曹满不禁夸赞一声。

“瞎摸什么呢?又不是死拉拉......”话刚出口?段虎想起了那位死在寒洞中的朋友洪泉。

死拉拉正是段虎给对方起的绰号?当时是出于童趣随口起的,但现在故人已逝?这绰号也成了缅怀对方的一种方式。

轻叹一声段虎沉默不语?背着曹满加快脚步朝前走去。

曹满心里也有些不舒服,尽管他和洪泉没有太多的交集?但对方开朗豁达的性格让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,本打算出了死人潭后好好结交一下?谁知老头却......

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?曹满趴在段虎的背上看着昏暗的夜景,看着苍莽的山川,看着曲折的山路,忽然心里有种压抑迷茫的心情。

“虎爷?你说这件事我们能顺利完成吗?”曹满低声问道。

“啥事?”段虎心里有些烦闷?不假思索的反问道。

“就是自杞国葬这件事情。”曹满补充了一句。

段虎没说话,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如果放在以往,他肯定会拍拍胸脯让对方放心,但是在经历过黑盘山荒庙将冢以及死人潭的事情后?他心里早就没了底。

不是没有信心,而是面对的事情早已超出了他的所能应对的范围?换句话说,光凭段虎一人之力?他自认没有这个能力可以顺利完成此事。

别看段虎性格大条,粗人一个?很多时候表现得十分粗鲁和莽撞?似乎对什么事都不在乎?其实他是粗中有细,对没有把握的事绝不轻易去做。

这叫自知之明,也是最难能可贵的一点。

段虎知道,像自杞国葬这么巨大的亡陵鬼冢,即便是放在师门九锡虎贲也绝对是一件大事,就是下斗,起码也会有各堂的堂主带着精英弟子出动,甚至于掌门都会亲自出手。

可现在呢?就他光杆一人,即便再加一个啥都不会的曹满,想要下这么大的斗,岂非痴人说梦般可笑?

事情还不仅仅只是如此,龙宝局的介入,赵青河的阴险歹毒,黑衣人阿布的加入,使得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和危险,可以这么说,段虎夹在中间不过是一枚随时可以被抛弃的棋子,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。

这段日子,段虎反复思索,究竟是继续趟这潭浑水,还是置身事外?

然而思前想后,最终他只能咬着牙硬扛,这里面除了刘老倌这些人的因素之外,他还有这另外的缘故,使得他不得不卷入这场混乱危险的纷争之中。

看着闷闷不乐的段虎,曹满眼珠转了两下后问道:“虎爷,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。”

“有话说有屁放!”段虎的回答永远是那么霸道。

曹满瘪瘪嘴,得,虎大爷复活了。

“刚才我们在灭虫的时候,你为啥不用看家本领呢?”曹满带着疑惑问道。

“看家本领,啥东西?”段虎被问得一头雾水。

“诶,不就是鬼画符那一套吗?”曹满一时嘴快的说道。

段虎头冒黑线,啥叫鬼画符,敢情虎爷的看家本领就是江湖神棍,专门骗人讹钱的把戏吗?

“耗子,是不是这会儿舒坦了,皮也发痒了起来?”

段虎阴恻恻的声音听得曹满小风倒吸,琢磨下滋味,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。

“嘿嘿,虎爷,有怪莫怪,刚才是一时口误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大象肚子能撑船。”曹满笑嘻嘻的赔罪道。

“大爷的,不是大象,是宰相肚子能撑船。”段虎纠正着对方的用词。

“不都一个意思嘛,大象也好,宰相也罢,肚子大就行。”

曹满的话听得段虎手指发痒,有股想揍人的冲动。

“行了,别瞎扯,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段虎把话题又拉了回来,否则在这么瞎扯下去,他非黑脸揍人不可。

“我是想问,刚才你为何不画符招来赤焰呢?那多省事,何必非要用土法子,口喷火酒灭虫?”曹满好奇的问道。

不提这事还好,等曹满刚把问话说完,段虎突兀间停下了脚步。

曹满大奇,“虎爷,咋不走了,是累了么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