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我为国家修文物 > 第十章 岁月摧残

第十章 岁月摧残

刘老没有回答齐老的提问,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向南。

向南见状,只好说道:“老师是金陵大学教授,孙福民。”

“原来是小孙啊,前两年在魔都的时候,我们还曾见过面的,他的技术,在宝岛那边都是很受推崇的。”

齐老顿时笑了起来,随即又一脸关切地问道,“小孙这次怎么没来?”

听到自己的六十多岁的老师,被齐老喊作“小孙”,向南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不过,一想到齐老跟刘老是差不多年纪,比自己老师大了将近十岁呢,被人喊“小孙”也是正常的事,他也就释然了。

此刻,听齐老问起老师的事,便老老实实地回答道:“老师前段时间下楼梯时,不慎摔伤了腿,行动不便,所以就让我过来了。”

“嗯,小朋友不错,很不错!”齐老多看了向南两眼,连连点头。

向南也没听懂齐老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也没多问,因为书画修复室已经到了。

故宫的书画修复室很大,里面的环境实际上跟金陵大学考古文物系的书画修复室差不多。

四张红色的长方大案依次排开,修复中的书画摊在案心。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排笔、毛刷,对着长案的白墙已经泛黄,上面贴满了修复留下来的纸边。

《千里江山图》全长11.91米,宽51.5厘米,是由一整幅绢本绘制成画,一张长案显然是放不下的。

此刻,其中两张长方大案已经拼在了一起,《千里江山图》就如同一个身患重病的人一样,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。

显得如此虚弱与孤独。

十多位专家,再加上故宫博物院方面的人员,围在两张硕大的长案面前,看着眼前的这一幅传世名画,一个个都沉默了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上次展览的时候,《千里江山图》明明只是颜色稍稍暗淡,画芯、腹背纸,这些地方都是好好的,怎么一转眼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”

一个留着满头花白短发的,皮肤黝黑的老头阴沉着脸,突然出声问道,“谁能给我们一个解释?”

向南抬眼看去,这老头他昨天也是第一次见,听人介绍,他是来自长安博物馆的专家,名叫陈天寿,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古书画修复大师。

看这模样,他的脾气似乎挺火爆。

贾昌道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陈老,这可不是我们博物馆方面保管不善的问题,您也知道,《千里江山图》几十年来总共就展览过为数不多两次,为什么?”

“还不是因为每一次展开画卷,都会因为绢布过于脆弱而破碎,颜料也会不断掉落,我们担心这幅国宝损伤太过严重而不敢拿出来展示?”

“可《千里江山图》毕竟年代久远了,即便是放着不动,它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老化、损坏的呀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