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贤妃很忙 > 第十三章 剿匪告捷

第十三章 剿匪告捷

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。决斗场上,向来都是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然,决斗的两人,一个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一个被酒精麻痹了神经。可,刀剑无眼,最终两败俱伤!

二爷的长枪插进了老三的心脏,老三的长剑刺穿了二爷的身体,鲜血渲染的土地,带着生命将逝的凄凉。

“老子就算是死,也不会原谅你的!”二爷怒目圆瞪,带着满满的不甘!

老三苍然一笑,“老子死了也瞧不起你!”

都说相逢一笑泯恩仇,但这两位,仇恨已经侵入骨髓,俨然病入膏肓,最终无药可救!真真是忆往昔日兄弟情,更叹今朝反目成仇。

厉万年听到消息赶到的时候,二爷和老三已经死透透了。他左手扶着二爷,右手拉着老三,心痛的仰天长啸。

“老大,现在怎么办呢?”

虽然他们平日里对老大的偏颇有些微词,但眼下二当家和三当家的全部都死了,死者为大,所有的不满也都无处可说了。

人死如灯灭,所有往事都随风飘走。

“厚葬!”

厉万年现在心疼的快要死去了,这两个都是一开始就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。尤其是二爷,他从未告诉过他,他们是亲兄弟,同父同母的亲兄弟!

只是,来不及说的话,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。

云栖山整个笼罩子浓重的悲伤之中,厉万年不吃不喝的将自己关在房中,整整一天。

粮食被烧,两位当家的突然暴毙,让寨子的人人人都陷入了无声的恐慌之中。

就在人心惶惶的时候,突然传来了厉万年病倒的消息。

这绝对是压倒他们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顶梁柱都倒了,未来的日子简直是一片黑暗。

齐霄昀带着陆安瑾站在寨子的最高处,冷眼看着一众土匪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,勾唇冷笑。

“王爷预备何时剿匪?”

“此刻!”

陆安瑾浅笑,“的确是个好时机。”

人心是最脆弱也是最黑暗的东西,毕竟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

趁他乱,要他命,常常事半功倍,这句话一点都不假。

飞龙军从天而降,以势如破竹之势攻破了寨子,厉万年拖着病体,率众抵抗,被当众斩杀。

副将问,“王爷,土匪如何处置?”

齐霄昀挥挥手。

“末将遵命!”

陆安瑾好奇的问,“王爷,你们准备怎么处置这些土匪呀?”

齐霄昀:“回去吧。”

陆安瑾:……

何为鸡同鸭讲?这就是!

陆父焦躁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,陆安瑾已经出去整整一天一夜了,若不是贤王的人告知安瑾不是突然失踪,他定然不会乖乖的呆在这里。

“我说老爷,你就别转了,我眼睛都快要被你给转花了。”

“安瑾怎么还没有回来啊,”陆父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,“你说我能不急么?”

陆母心里也急,但是急有什么用。

“瑾儿不是和王爷呆在一起么,能有什么事儿?”

陆父坐在陆母的旁边,“夫人啊,就是因为她和贤王呆在一起,我才担心啊。”

“贤王不近女色,这是东齐众人皆知的事情。”

陆父摸了摸胡子,“你忘了咱们之前看到的了?要是真的不近女色,他能对安瑾那么仁慈?”

陆母:……

贤王仁慈,难道不好?难道对瑾儿大刑伺候了,这才算是正常么?什么思想!

“爹爹、娘亲,我们回来了。”

成功的剿灭了云栖山的土匪,还附近的老百姓一方净土,陆安瑾的心情十分的不错。

陆父瞪了一眼陆安瑾,然后恭恭敬敬的给齐霄昀行了一礼,“王爷。”

对于自己不打招呼就掳走人家女儿的行为,齐霄昀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,“陆大人,事出有因,还请勿怪!”

“哪里哪里,王爷切勿多想,臣无异议。”

齐霄昀对着陆安瑾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土匪虽然剿灭了,但还有一个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。

齐霄昀前脚刚走,陆父后脚就对陆安瑾疾言厉色,“安瑾,你可知这样对你的名声有损。”

闺阁女子,彻夜未归,成何体统!

“无妨。”

什么无妨,难道她不知道,女子的名声大于天么!

陆父气的脸都白了,偏偏陆安瑾只顾着高兴,压根没看出来自家老爹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。

“更何况,我们此行并不是谈情说爱,而是干了一件为百姓谋福祉的大事去了。”

“贤王何许人也,需要你来掺和一脚?”陆父气的不轻,她压根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爹爹这是在严重的鄙视她!

不是爹爹说的么,女子也能顶半边天。

为毛现实和理论并未完美的融合!

“人无完人,金无足赤。纵然贤王足智多谋,但他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。”陆安瑾神色淡淡,“爹爹,贤王虽然是东齐的守护神,但他却不是真正的神!”

有这么一刻,陆安瑾有点心疼齐霄昀。虽然他得到了东齐人民的爱戴,但同样的,压在他身上重担也如山重。

“安瑾,自今日起,未得为父的准许,不准私自外出!”

爹爹究竟是怎么回事,不过两天未见,怎么变得这般的蛮不讲理!

陆安瑾气结,但她不想和陆父争吵,毕竟她自幼都知道,父母教,须敬听。父母责,须顺承!

“娘亲,爹爹是怎么了?”陆父走后,陆安瑾依偎在陆母的怀里撒娇。

陆母轻叹口气,“瑾儿,你不要怪爹爹,他只是担心你罢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