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贤妃很忙 > 第十四章 伴食宰相

第十四章 伴食宰相

齐霄昀和陆安瑾一宿没睡,两人交谈了半宿,谈天谈地谈星星。当然,基本上都是陆安瑾在说,齐霄昀在听。

等到东方出现了鱼肚白,两人便迫不及待的进了城。

城里静悄悄的,十分的清冷。两人漫步在街上,赫然发现,十室九空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满满的疑惑。

“去…”

陆安瑾还没说完,就被齐霄昀拦腰抱起,紧接着又是一阵的高低起伏。

她乖巧的抱着他的脖子,俨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惊险刺激的出行方式。

“到了!”

齐霄昀等了半天,见她一直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,只好出言提醒。

陆安瑾闹了一个大红脸,她慌忙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,抬头看了一眼府衙肃穆威武的明镜高悬的匾额,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。

“开门开门!”她化羞涩为力量,豪迈的敲着门。

“来了来了,大清早的,吵吵什么呢!”衙役打着哈欠来开门,骂骂咧咧的说,“叫魂呢!”

陆安瑾双手环胸,笑呵呵的说,“可不就是叫你们的魂的么。”

“大胆,哪里来的黄毛丫头,竟敢对官差如此无礼,看我不把你捉进大牢里面…”

就在他大放厥词的时候,银光闪烁,下一秒他的裤子就掉落在了地上,刚刚还系在腰间的腰带顷刻间变成了块块碎布。

衙役吓的面无血色,不等陆安瑾问话,转身就跑。

连门都忘记关了!

这是什么情况?陆安瑾瞠目结舌的看着齐霄昀,这就是一个县城的公职人员?就是这种货色?

天啊,真是要闪瞎她的眼睛了。

齐霄昀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,陆安瑾虽然看不到他的脸,也知道他现在肯定十分的火大!

衙役第一时间将有敌侵入的消息禀报给了县令,县令闻言,立刻从小妾的床上爬了起来,神色慌张。

“大人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你这笨蛋,新任的知府今天要路过咱们这里,我不是让你不要开城门么,你把本老爷的话当放屁?”

衙役一脸的委屈,“没有啊老爷,我也是刚刚才起来啊。门外来两个人,凶神恶煞的,定然是土匪!”

“土匪个屁啊!”县令一巴掌呼到他脸上,“这还有什么被抢的,是你傻,还是他们傻?”

“老爷,小的错了。”

“是哪个混账东西开的城门,要是让本老爷晓得了,不打他三百大板,不足以出口恶气。”

第一次听墙角的陆安瑾再也听不下去了,她笑呵呵的问,“不知道县老爷准备打谁三百大板呢?”

县令一看进来的是个娇俏的小姑娘,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啊。他眼睛都看直了,被冷落的小妾见状,酸溜溜的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的腰。

“你这是作甚!”

小妾怒气冲冲的说,“老爷,妾身还没死呢!”

县令尴尬的笑了笑,佯装威严的说,“还不赶快收拾收拾,滚出去。没见现在天亮了么,本老爷要处理政务了。”

小妾冷笑,明明就是一个癞蛤蟆,装什么大尾巴蛆呢!

她冷哼一声,走到陆安瑾身边的时候,还阴阳怪气的问,“小妹妹,从哪个楼里出来的,大清早的就出来勾搭男人,道行不浅呢。”

陆安瑾无语望天,大家同是女人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。

只是,她可没有被欺负不反抗的习惯。

“一脸尖酸相,活该变成弃妇!回去端盆水照照你的脸,人老珠黄就呆在房间里面不要出来,看着你,就是在侮辱本姑娘的眼睛!”

“你!”小妾怒不可遏,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敢骂我!”她哭着抱着县令的腰,哭哭啼啼道:“老爷啊,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!”

陆安瑾不自在的抖了抖,她被恶心的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。

“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,”县令不着痕迹的瞪了小妾一眼,要她适可而止。又转头笑容满面的看着陆安瑾,“小美人,你来县衙有何要事啊?”

“大人,为何不开城门?”

县令还没回答,小妾不甘心被冷落,尖酸刻薄的说,“城里都没什么人了,还开什么城门呐。这不是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嘛。”

陆安瑾:……

“闭嘴,这里有你什么事儿,还不快点给本老爷滚出去!”

小妾瞪了他们一眼,扭着细腰出去了。

“小美人,你问这个作何?听口音,你不是本地人呐。”

“哦,”陆安瑾有些冷淡的说,“我从京城来的。”

听到是京城来人,县令的心一咯噔,他忙追问,“你自己?可还有同行之人?”

陆安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大人为何如此紧张,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?”

县令自知失态,他轻咳两声,故作镇定的说,“本官能做什么亏心事,本官一心为民,日月可鉴!”

陆安瑾鄙夷的笑了,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!

“既然大人明正清廉,为何拒开城门。”

县令狐疑的看着她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陆安瑾逼问,“城里的人都去哪里了?”

县令惊悚的看着她,嘴皮子直哆嗦。

“有何隐情?速速说来!”

“大胆刁民!竟敢以下犯上!”

陆安瑾的耐心宣布告罄,她疾声厉色:“说!”

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?

县令和衙役对视了一眼,后者对他摇摇头,表示他也不知情。

“放肆,你擅闯府衙,本官还未将你捉拿问罪,你倒是质疑起本官来了。来人,把她给本官带下去!”

一阵疾风略过,县令刚刚戴好的官帽掉落在地上,凛冽的杀气还割断了他的头发。

“什么人!”县令吓的躲在衙役的身后,两个人抱团颤抖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