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贤妃很忙 > 第十七章 初露头角

第十七章 初露头角

齐霄昀走后,陆父终于寻得时机,正准备跟陆安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让她明白尊卑等级的可怕性,不曾想,县令却回来了。

“陆小姐,方才王爷说让小官准备,可是具体要准备什么呀,小官一无所知!”

陆安瑾无语望苍天,她真的不明白了,以他这近乎弱智的智商,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。

“大人可参加过科举考试?”

县令擦汗,“参加过。”

“名次?”

县令汗如雨下,“举举人!”

陆安瑾:“举人能升迁至县令,看来大人能耐不小啊。”

县令暗道一声糟了,他就算再蠢,也知道陆安瑾这是在怀疑他了。

是坦白从宽,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两者在他的脑海里面不停的拔河。

罢了罢了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,早死早超生。

不过,现在世道不好,人心惶惶的,知府大人现在应该没有精力整治官吏吧。

“小官是托夫人的福。”

陆安瑾蹙眉,“夫人?”

县令有些得意,“小官的夫人是阴南黎家的嫡次女。”

“黎家?”

县令骄傲的说,“黎家可是阴南最大的富商。”

他说到这里,陆安瑾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“所以,你这官位是银子换的?”

刚还自鸣得意的县令瞬间耸拉着脸,就算他装的再怎么理所当然的高高在上,也逃不过名不正言不顺的致命硬伤。

他瞄了一眼陆父,见他没什么表情,讪讪的摸了摸鼻子,微不可见的点点头。

果不其然,卖官鬻爵,屡禁不止!许多官员都是德不配位,领着俸禄却不干活,百姓的意愿也得不到重视,必然民怨沸腾。

“去准备火把,越多越好!”陆安瑾有些疲惫的挥挥手,突然觉得头疼无比!

东齐的天,只怕是要变了。

本以为远离京城,寻得一方世外桃源,也算是一桩美事。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,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,日子简单点,人也就能多开心些。

可是现在看来,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,这是逃脱不了的定律。

“小官这就去。”被揭穿了老底的县令,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了。

陆安瑾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,陆父心疼的看了她半晌,最终只是叹了口气,沉默的离去。

他虽为知府,可却有太多的无可奈何。

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齐霄昀回来了,他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的香甜的陆安瑾,嘴角微勾。

他想了想,脱下外衣,盖在她的身上,然后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喝茶。

陆安瑾的头动了动,然后转了个方向,接着睡。

看来是真的困了,齐霄昀不禁莞尔,心里有着意想不到的轻松。

陆父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就是这么一副画面,一人在睡,一人在笑,互不打扰,却意外的和谐。他先是对齐霄昀行了一礼,然后踱步至陆安瑾的面前,狠心的把她给叫醒了。

“安瑾,快点醒醒。”这丫头,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。

“爹爹,天黑了么?”

陆安瑾一动,衣服顺着她的动作往下滑,就在快落在地上的时候,被她一把抓住了。

她揉着惺忪的睡眼,看了衣服一眼,觉得分外的熟悉。

只是她刚睡醒,脑袋还未开工,理智也未归拢,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。

“王爷,百姓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回城了,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

齐霄昀也在?

陆安瑾惊愕的转头,结果看了一眼的似笑非笑。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这才想起来,那衣服不是齐霄昀的么。

他竟然会给她盖衣服,啧啧啧,冷男转性了呀。

“多谢王爷的衣服。”简直是受宠若惊。

齐霄昀接过衣服,这才对陆父说,“这次行动的指挥是陆小姐,有何疑问询问她即可,不必请示本王。”

这是在绝对的放权了,陆安瑾有一瞬间的怔愣。

“万万不可,”陆父急的不行,“安瑾年纪尚幼,孤陋寡闻,经验不足…”

陆安瑾:……

她知道老爹是为了她好,可是能不能不要把她贬的这么一文不值!

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忿,齐霄昀淡淡的说,“大人无需担忧,上次云栖山剿匪,令千金也是总指挥,本王相信令千金的能力。”

“可是…”剿匪和灭蝗,怎能相提并论。

这一个处理不好,可是要被戳一辈子的脊梁骨的。

“后果皆由本王承担!”

齐霄昀的话掷地有声,陆安瑾猛地抬头,美眸瞪得浑圆,满满的不敢置信。

“你…”凡事留一线,这样也好给自己留个退路,这么浅显的道理,他不明白么?

不,他那么通透的人,怎么可能会不明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