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贤妃很忙 > 第三十四章 南寨覆灭

第三十四章 南寨覆灭

“死人不需要知道的太多。”陆安瑾言笑晏晏,轻声细语,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。“安心去见阎王爷吧,本小姐不日便送你心心念念的大哥与你团聚!”

花无妖闻言,擗踊拊心,剖肝泣血。他愤恨的瞪着陆安瑾,却也只能带着满心的不甘彻底的长眠。

“凌右。”

“属下在!”

陆安瑾叹了口气,“烧了吧。”

凌右偷偷的瞅了眼面无表情的陆安瑾,复又低下头,有些不解。

“小姐,花无妖已经死了。”

人死如灯灭,尸首应当入土为安,何故还要焚烧殆尽。

陆安瑾浅笑,“方才我不是说了么,埋了浪费土地,这等恶人,烧了一了百了。”她柳眉微挑,半开玩笑道:“怎地,你还准备逢年过节祭拜祭拜他?”

凌右嘴角微抽,让他祭拜一个水寇,除非他脑袋有病!

翌日,汪崇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,一个普通的瓷罐,里面装了半罐子的灰。

“大当家的,这里面装的啥东西?”

汪崇痛苦的捂着肚子,浑身无力的瘫在椅子上,有气无力的问,“谁送来的。”

手下一脸菜色,“小的也不知,在寨门口发现的,哦,对了,还有一封信。”

汪崇一头雾水的打开信,一目十行,随即暴怒道,“混账东西!”

手下害怕的退后两步,肚子又开始一阵阵的绞痛,他夹着双腿,抱着肚子,痛苦的请求,“大当家的,小的肚子疼,想要去茅房!”

快点答应吧,否则他真的快要忍不住了。

然,汪崇此时什么也听不见。他颤抖着手,紧紧的将瓷罐抱在怀里,痛哭流涕,肝肠寸断。

“二弟!”他发出绝望的嘶吼,几近崩溃!

他唯一的念想,唯一的依靠也不在了,汪崇恨不能将陆安瑾生生撕成碎片。

“陆安瑾,我此生与你不共戴天!”

手下此时才不在乎这些仇啊恨的,他只知此刻他的肚子闹的是锣鼓喧天,欢腾不已。

他忍的额头冒汗,奈何汪崇迟迟不回复,他也没胆子下去,只能强忍。

只是很多事情,不是你想忍就能忍得了的。

“噗~噗~噗~”

三声响屁如三道惊雷,伤心欲绝的汪崇忽然闻到一股子酸臭味,他猛地抬头,凶狠的看着面前面色苍白如死人的人。

“大当家的,”他顶着一裤裆的粘腻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苦苦哀求。“小的腹痛难忍,实在忍不住了。”

汪崇咬牙切齿的说,“你该死!”

他竟然如此的亵渎二弟的亡灵,着实该死!

“大当家的饶命,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汪崇无动于衷的看着他,任凭他将额头磕的鲜血直流。他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瓷罐,慢慢的走了下来,然后,徐徐的抽出腰间的银剑。

手下眼看自己快要命丧黄泉,他一咬牙,挣扎着站了起来,转身就跑。

然,汪崇的剑更快一步,他狠狠地刺了进去,又重重的拔了出来,温热的鲜血喷了他一头一脸。

他拖着长剑,跨过尚在挣扎苟延残喘的手下,犹如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,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。

“你…不得…好死!”

汪崇回身,一剑封喉,手下头一歪,手一软,彻底没了气息。

他犹不解恨,一伸一收几个回合,地上一片惨不忍睹。

“大当家的,不好了!”

汪崇舔了舔剑上妖娆的红梅,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。

“说!”

“兄弟们不知怎么回事,大多突然得了下痢,个别兄弟还伴有发热。大当家的,现下怎么办啊,要不要去请个郎中!”

“抓也得给老子抓回来一个!”

手下得令,匆匆离去。

“去把虎子给老子带过来!”

虎子,身如其名,是个健壮憨实的汉子。

“大当家的,你找我?”

南寨的人都知道,虎子是汪崇的远房表亲,虽然素日里,汪崇并不常见虎子,但他们也从不敢看轻了他!

“老子听说很多兄弟都得了下痢,你给老子说清楚是咋回事!”

虎子连连摇头,急忙解释,“大当家的,我没有,不是我!”

汪崇一拍桌子,怒不可遏的吼,“不是你干的,难道还是老子干的?”

虎子哭丧着脸,底气不足的回,“我向老天爷发誓,真不是我,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啊,昨天都还好好的,今天就成这样了。”

“废物!”汪崇狠狠地踹了他一脚,虎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他不敢反抗,只是战战兢兢的看着汪崇。

连个疱屋都看不住,要他有啥用!

汪崇自然知道不是虎子干的,就他那怂样,也做不出这么彪悍的事情。

“滚出去。”

侥幸捡回来一条命,虎子连滚带爬的出去了。

汪崇怒极,若不是当年他落难的时候,虎子的爹娘收留了他,他早就杀了这没用的废物了。

“大当家的,不好了。”

不好了,不好了,汪崇一听到这三个字,顿时觉得恨从心头起。

于他而言,这三个字,代表着不祥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