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文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文学网 > 贤妃很忙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职切磋

第一百六十八章 入职切磋

陆安瑾对于两人的印象不错,两人的性格几乎一目了然,兄长稳重,弟弟激灵,两个人若是一个组合的话,也算是良配了。只是现在,她尚不清楚他们的武力值如何。

“主子想要如何考验属下?”先前凌云说的一句话,虽然傲气十足,但是他深表赞同,贤王府从来都不养废物,能垮得了贤王府门槛的人,定然都不是等闲之辈。

高手之间的切磋,差以毫厘便失之千里,一招定胜负,可不只是说说而已。若是有机会和贤王府的暗卫过招,那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。天知道,先前若不是他走正门求见,他定然踏不进这府里半步。

陆安瑾自然看出了黑衣人心中跃跃欲试的小心思,既然她已经确定留下兄弟两人了,就会从严要求,绝不会让他们浑水摸鱼。她略略的思索了片刻便唤道:“凌风凌雨。”

“属下在!”只见两个纤瘦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,她们毕恭毕敬的对着陆安瑾行了一礼,而后默默的站在一旁,静候主子的命令。

黑衣男抬头,深沉的目光直直的打量着未来的对手,心里却在惊奇道,贤王府真的是人才云集,居然还会有女暗卫的存在。且看她们通身的气度,想来武功应该不弱。

清瘦男人的目光除了探究之后,还多了一点点的揶揄之意,他喜欢一切美的事务,当初爱慕清郡主,也是因为清郡主的那张脸着实是秀色可餐,虽然他身份低微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臆想。

他暗暗咋舌,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会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,果真如前辈们所说,路边的野花尽量还是不要乱采了,万一一个不小心招来了杀身之祸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不过,他偷偷的瞄了一眼陆安瑾,这么新主子恐怕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,清郡主在她的面前,简直就不值一提,一个是麻雀,一个是凤凰。果然,他过去就是井底之蛙,格局实在太小了。

只不过,越是美丽的花朵,身上的刺就越多,这位新主子虽然一直笑眯眯的,但是给他的感觉却是十分的恐怖,就像是一条美女蛇,笑谈之间便会将人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
“这两位今日刚刚入府,你们两个和他们好好的切磋切磋,”她笑呵呵的加了一句,“大家都是同事,友谊第一,切磋第二哈,千万别伤了自己人。”

凌风凌雨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,率先走了出去。兄弟两人也匆忙的对陆安瑾行了一礼,然后脚步匆匆的追了出去。

到了比武场,清瘦男人嬉皮笑脸的对着凌风凌雨道:“两位美女,鄙人初来乍到,很多规矩都不甚知晓,待会儿烦请两位姐姐下手轻点,鄙人感激不尽。”

黑衣人无奈的扶额,忧伤的望天,这么严肃的场合,他竟然还不着四六的用那轻浮的风月之语来招惹两尊杀神,看来真的是皮痒了,想要人来松一松,不被打的鼻青脸肿,就不长记性。

凌风凌雨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满脸堆笑的清瘦男人,甚是不解主子为何要让这么一个轻浮的玩意入府,但既然主子说了要切磋切磋,那她们就代替主子好生的教训一个这个没有规矩的家伙。

方才主子说了,友谊第一,切磋第二,只要不打的鼻青脸肿,就不算违反了规定吧。凌风凌雨对视了一眼,然后甚是默契的笑了,而后一言不合就出手,压根就没给他反应的机会。

清瘦男人似乎没想到贤王府的暗卫这么的没品,一言不合就开打,他本能的闪身,躲过了凌风,却没躲过凌雨,后背被狠狠的拍了一掌,疼的他额头上尽是汗。

黑衣人见那两人压根就没有搭理他的打算,对着自家弟弟劈头盖脸的打,他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赶紧加入了战场,他害怕再晚一秒,那不让人省心的弟弟就被打的上气接不了下气了。

“二位姑娘手下留情,”黑衣人的加入,果然分散了凌风凌雨的注意力,给了清瘦男人一个喘气的机会,天知道刚才密不透风的攻击,让他差一点就窒息了。

这两个女人的心肠甚是歹毒,不过是两句玩笑话罢了,竟然对他杀了杀手。最毒妇人心,古人诚不欺我,他这次算是彻底栽了个大跟头,下回见了这两个女人,他一定绕道走。

凌雨掉过头来直取黑衣人的命门,黑衣人敏捷的躲开了,一招不致,下一招接憧而来,且招招带着致命的杀意,丝毫不留一丝情面。

黑衣人被这连环杀招逼的甚是狼狈,且没有一丝还手的余地。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他已经好多年没有经历过了,现在重温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,还挺新奇的。

不过转眼间就过了几十招,黑衣人抽空看了一眼自家弟弟那边,果不其然,和他一样,都是被吊打的那一方。他不由得苦笑,一个恍惚间,胳膊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。

“这个点晃神,是不是想死?”凌雨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招式,相反,她的招式越发的凌厉,黑衣人也不敢掉以轻心,小心的应对着。

又过了几十招,他被凌云拍到了地上,捂着胸口,吐了一口血。他想要站起来,可是剧烈的疼痛阻止了他的任性之举。

“我输了。”他坦然的看着凌雨清冷的眸子,“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
凌雨没有说话,不过对于他光明磊落的行事作风甚为满意,她轻轻的点点头,安静的站在一旁,看他自我疗伤。

黑衣人的全身都是疼的,见凌雨给了他自我疗伤的时间,也不矫情,坐在那里,兀自疗起伤来。

那厢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,清瘦男人躺在地上,看着凌风冷冰冰的眸子,连连求饶,“姑奶奶,我认输,不打了!”

之所以战斗了这么久,倒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比他兄长的高,而是 因为这女疯子压根就不给他认输的机会,密不透风的招式让他有苦难言,保命要紧,哪还顾得上说话。

要不是兄长那边结束了战斗,这女疯子只怕还不肯停止凌虐他。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嘴产生了厌恶,下次再多嘴,就自己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